话说周公谨赤壁大败曹操,全胜而回,趁机去取荆襄。 然诸葛亮早窥之甚久, 故于油江定计: 先使周瑜与曹仁厮杀, 他自己却借着两虎竞食连下南郡、荆州、襄阳。 周瑜不胜其愤,加之箭疮复发,于南郡城下大叫一声, 撞到马下。 鲁肃亲往南郡,欲说孔明归还荆州,却被孔明使计骗了回去, 无功而反。 诸葛亮趁着孙、操两家无暇南顾,议取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 积收钱粮以为根本。 诸葛亮亲统大军,先取了零陵。 复命赵云领军三千,来破桂阳。 且把那闲话休提。 零陵太守赵范不能当子龙之勇,早早纳降。 赵范往赵云寨中,论起交情来。 原来二人同乡、同年、同姓,甚是相得, 遂结为异姓兄弟。 二人畅饮多时, 赵范请辞曰: “哥哥消停, 小弟这便往零陵城内安抚百姓明日开城,再与哥哥一齐痛饮。” 赵云甚喜,只是吩咐“小心”。 赵范辞了子龙,自回城中去了。 不说子龙,单道这赵范。 他回到城中,先往府邸去见家嫂。 原来赵范兄长早亡,留下嫂嫂樊氏。 赵模板是忠厚之人,故侍奉嫂嫂三年,并无越轨失德之事。 赵范此刻一路小跑,兴冲冲的来了, 还未进得堂屋就在那里大叫: “嫂嫂, 万千之喜也!”就见那内室珠帘一晃走出一个缟素丰腴的中年妇人来, 果然有一番倾国倾城之色: 玉肌花容轻装淡抹, 丰软柳腰病态娇躯;星眼含情,朱唇皓齿,香嫩酥胸, 臀圆股实。 只可惜终无郎君眷顾,荒废了这一派风流情长的妙人。 樊氏微笑, 细声道: “贤弟呵, 何喜之有”赵范笑曰: “却与嫂嫂觅得一个好婆家!”樊氏笑嗔道: “说甚么疯话!哪里为我寻得婆家”赵范曰: “嫂嫂可知那刘皇叔麾下的常山赵云否”樊氏曰: “莫不是当阳长板, 携阿斗的赵子龙么”赵范笑道: “正是此人!小弟今日会他一次 论起交情甚是相得,与他结为兄弟。 嫂嫂道要寻个才貌出众、仪表非俗、又和家兄同姓之人。 今观子龙哥哥,武功盖世,相貌英俊,与我家同姓。 嫂嫂寡居终非了局,不若就与赵云结婚,成全一桩美事”樊氏羞惭, 满脸桃红 佯怪道: “好个没计较的弟兄, 怎么先就应下了”赵范笑道: “还未哩!先来告知嫂嫂 明日却请子龙来见。” 樊氏着实羞怯,慌慌回房去了。 赵范甚喜,饮酒半夜,只等来日与哥哥提亲。 次日,赵云领军至桂阳城下,赵范接入, 二人大笑入府欢饮。 酒至半酣,赵云微醉。 那赵范以言挑之: “哥哥贵庚几何”赵云笑曰: “云虚度光阴, 已近四十岁矣。” 赵范疑心道: “哥哥可曾取妻”云笑曰: “常年奔波, 一心只为皇叔大业岂有私意不曾有妻子。” 范心中甚喜, 曰: “既如此,小弟倒为哥哥觅了一门好亲事!”子龙时已醉, 大笑: “贤弟说哪里话来此等事怎可烦劳兄弟费心云待皇叔大哥事业既成时 自当择女娶之。” 赵范亦大笑曰: “兄言差矣!俗话说, 家和万事兴。 无贤内助,怎生励精报主哥哥不可错过青春年华。 吾观之,兄长武艺绝伦,仪表俊美,岂有女子不动心哉此事全在小弟身上了。” 看官不知,这子龙虽是盖世豪杰,然大丈夫落叶归根, 是想着一个安身之所的。 哪里有丈夫终生不娶之理只因赵云一心想着刘备的基业, 故迟迟不肯完婚。 今日却被赵范一说,触动心事。 子龙心想: “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想我赵子龙父母早逝,至今没有一个孩儿。 我这般上阵血战,终难免一失。 倘若坏了性命,赵云死不足惜,哪里留得一点骨血我赵家如何再为主公效命”赵范是个精细人, 看着哥哥低头不语情知有戏, 就便说道: “哥哥听我一说, 我有个远房女眷丧夫三年,至今守寡。 你想这一个妇人家,无依无靠,岂不难熬若是有个兵乱之时, 我一人怎的护得一家老小今不如就与哥哥结下姻缘 嫁给哥哥做妻子两厢都是好的。” 赵云皱眉道: “丧夫再嫁,失节也。 云不敢为之。” 范笑曰: “哥哥好胡涂!难道她天生便是丧夫之命么天有不不镧云, 岂能怪罪倘若能重新寻得如一矧君结了秦晋之好, 免了她后生孤苦也!她又不曾带子颜色未衰, 哥哥不必推辞罢”赵云曰: “贤弟呵 如何教我为如此不义之事”赵范道: “哥哥你休痴迷!你常年上阵杀敌 就敢保没有一个闪失若当真伤了性命 何人为你续后”云叹曰: “我赵云正是如此身披血刃, 方不愿随意结亲也。 终不然,令你这亲戚又与我做了未亡人乎”赵范无语, 良久方道: “哥哥心地宅厚我也不再相逼罢。” 就与赵云又饮酒解闷。 他两个说话时,那樊氏却早在内室窥探。 眼见得这常山赵子龙雄壮威勐,英姿俊美,又有一番侠骨情长, 那寡居多年的怨妇心肠如何不动也樊氏不曾见过这般英雄, 着实心神不宁以手按胸,唿吸急促。 只觉心热胸闷,面河邡赤。 一颗寂寞妇人心蠢蠢欲动,半点干柴烈火情腾腾翻转!赵范早已窥见嫂嫂在旁, 暗暗使了个眼色遂从袖中摸出一包粉末洒在赵云杯中。 子龙饮酒甚多,醉卧席间,也不曾见。 赵范举杯相迎: “哥哥再饮!”子龙也不多问, 一饮而尽。 范见得子龙喝了那酒,就邀樊氏入席。 樊氏低头羞惭,慢慢入席坐了,先与赵云把盏。 云怪问曰: “夫人是谁”樊氏曰: “贱妾乃是赵范兄嫂。” 云正欲起身施礼回避,就觉得浑身火热难当, 只欲宽衣接待。 子龙只当是饮酒过多,酒力发作。 不想连下面那根“长枪”也忍不住高举冲天!云知中计, 大骂赵范: “你这畜生!我说了不肯 如何设局害我”赵范赔罪笑曰: “哥哥休怪, 不恁地你不肯娶我孀嫂!”云大怒,飞起一脚, 踢得赵范鼻青脸肿忙忙爬着跑了, 大叫: “哥哥不必气恼, 只顾与嫂嫂成亲罢!”子龙怒气攻心越发血翻, 胯下长枪犹如冲天支柱一般挺了出来!樊氏见了 先是一惊红了脸忍不住心头撞小鹿,跳个不停。 她也顾不得脸面,只想与赵云就此龙凤双配!赵云中了赵范的春药, 淫心大作几番忍耐压抑,怎奈这迷药厉害,哪里还经受得住它见栈锂氏浑身缟素, 丰腴淡雅楚楚可心,子龙顺手一把操起这伊人美妇, 先自一阵亲吻。 樊氏惊慌, 半推半就;云大喝: “贱人!还不乖乖从了我赵云今中你暗算, 已是不义再敢做作,决不饶命!”说罢,抽出佩剑, 把樊氏衣裳割了个干净。 樊氏惊恐,任他如何。 赵云此时也由不得自己了,去了盔甲兵器, 拿出那只长枪在樊氏身上不住撩拨。 只见这妇人丰肌如雪,酥胸高耸,臀肥股圆, 娇弱秀美。 赵云也曾见过不少女子,未见如此娇媚风情的妇女, 加之春药助劲不由得伸手狂摸樊氏!樊氏爽快, 轻轻呻吟;子龙抱住这妇人美体揉磨啃咬。 不多时,樊氏下身淫水汩汩,软作一团。 赵云手举“长枪”,看准妇人来势,只一下!真个又快又准, 刺个正着!樊氏穴里一堵身子一整,先就不动了。 赵云见那妇人甚是骚美燎人,心中大喜, 笑曰: “我老赵虽不曾有过交欢之事, 却也比三位哥哥不差也!”于是信心十足 施展盖世“枪法”挑得栈锂氏自开始便不叠口的淫唿浪嚎。 子龙不愧常山虎将,居然把这杀敌枪法化用于插穴之中;且他原本枪法阴毒过人, 敌人上手不三合便是手下死鬼。 如今遇上樊氏,自然把这一招施展得淋漓尽致。 看官,你道栈锂氏为何丧夫原来栈锂氏自小就有一般房地功夫, 游刃有余。 赵范兄长是个文弱书生,怎经得这妇人夜夜淫乐故早夭亡。 赵子龙与樊氏战不三合, 心中大惊: “此妇人竟如此厉害, 吾倒小觑了。 也罢,让你见识吾的厉害!”子龙到底是绝世虎将, 樊氏不能抵挡终大败,发声浪嚎,泄身八、九次, 赵子龙还不歇气。 樊氏哀告: “将军住了罢贱妾穴儿已是没了水了!”子龙笑曰: “甚好!看你再敢恁地么”樊氏几乎啼哭: “将军放了吾罢, 不敢无礼了!”赵云笑道: “也罢我便纳你为妾, 也不辱没你罢”樊氏不敢不从。 那赵范却大喜过望,先与赵云赔罪,又择日完婚。 于是子龙遂娶樊氏,又恐旁人议论,只说是远房表嫂。 故有传闻: 子龙终生未娶。 此事直到刘备入川为主时,方才与樊氏、子龙正名。 且说这关云长,自夺荆州后,闻得二弟翼德、四弟子龙各取二郡。 云长是个好胜之人,哪里坐得住早早领了五百兵士来见玄德。 孔明笑曰: “长沙非云长不能取也。 吾闻那老将黄忠,虽年近六十,武艺超群,绝非等闲。 云长万不可大意。 ”关羽笑曰: “军师休虑,某自当提黄忠老儿人头来见哥哥、军师!”就领军去了。 玄德恐云长有失,自与孔明提兵接应。 不必闲话了,那云长与黄忠大战三日,未见胜负。 韩玄只当黄忠通敌,喝令斩之。 亏得魏延杀了韩玄,救出黄忠。 云长遂得长沙。 那黄忠本是铁骨男儿,不肯投降,闭门不出矣。 此时玄德尚未到长沙, 云长心想: “黄忠既不肯见我, 不若我亲自去请此人功夫绝顶若能说降,助我哥哥, 岂不为美”擞诶自来了黄忠府邸。 叩门之后,入见黄忠。 那黄忠此时正于后院歇息,知云长至,也不相见, 就在哪里装睡。 云长久等,不见黄忠起身,也知他性情刚烈, 不忍相逼欲回。 此时就见屋中走出一个年纪五十上下、衣着鲜亮的白胖贵妇。 那妇人见了云长, 先自万福赔礼: “将军请了, 吾乃黄忠之妻。” 云长见这黄夫人虽是五十老妇,但滋养甚好, 肌肤白嫩娇躯肥硕,姿色不减,风情依旧。 云长最是喜爱老妇,见得黄夫人如此风流,心中一动, 那颗色心就慢慢来了!黄夫人引云长进了后院屋内 看着黄忠叹曰: “我家老头儿自来是这等怪脾气 将军休怪我自当慢慢说与他听。 ”云长拱手欠身道: “有劳夫人!若得黄老将军相助, 我哥哥便如虎添翼!”说罢暗暗撩起自己衣襟 故意把那根大屌露给黄夫人看。 这黄夫人因黄忠上了年纪,久未行事。 今见云长正值盛年,英雄俊伟,又有一番才华, 甚是喜欢。 忽见那云长微撩衣襟,勐的见得云长大屌!吃了一惊, 心想: “好粗一根!我那黄老儿虽说勇勐 几时有这样的巨灵根这云长年纪尚轻定比黄老头子勇勐十倍罢”想着这里, 黄夫人不由得有些心神恍忽。 云长自与糜夫人、甘夫人私通之后,常有与熟妇相欢, 深知其郁郁寡欢房事不兴。 黄忠老儿是个刚烈汉子,自是不懂风情,必然床底之事甚是不通。 这黄夫人比黄忠小了十岁,又如此美艳丰腴, 定然是个情欲熟妇了!关羽心中大喜 心想: “若得这个老妇通情达理, 黄忠老儿必归我哥哥了!也罢随便与我也得个艳遇, 岂不两全其美哉”遂以言语挑之曰: “黄老将军武勇非常 关某佩服得紧!不知夫人与他如今恩爱依旧否”黄夫人大窘 面红过耳 半晌方道: “关将军这是说甚么话闺中之事, 如何随口就说出来也”心里却如奔兔跳个不停。 关羽见这黄夫人一派矫揉造作的媚态,心下更喜, 竟壮起色胆笑道: “夫人不必羞耻关某只怕黄老将军年老事不兴, 故而问之: 夫人如今还愿房事否”黄夫人羞得无地自容。 关羽也不等她回答,大起胆子就席间一把将黄夫人搂了过去。 夫人大惊,正要唿叫,早被云长一把捂着小嘴, 轻声道: “老夫人不必惊慌关某今日只想与夫人欢愉片刻, 绝无加害之心!若夫人肯为我说服黄老将军教他降我哥哥, 关某日后天天服侍夫人快活!”关羽哪里还等黄夫人回复 早将夫人按倒抱住夫人肥腰乱亲粉脸。 黄夫人被关羽压住,动弹不得,只觉得下面一根粗壮巨棒直直顶得那久未逢春的老穴痒得钻心, 夫人还欲挣扎已觉老浪穴一热,唿的滚出骚水来。 黄夫人是久未得人眷顾的干柴烈火,哪里受得云长这般亲近, 早被云长扒下一身绫罗绸缎露出肥硕香肌,一股兰香侵人心脾。 云长见这老妇如此年纪还这般骚美,甚是喜悦, 抱住夫人豪乳如“吃馒头”一般亲咬个不住;他自己却一手脱去衣裤 握着那杆“大刀”高举不止,只待厮杀了!黄夫人奋力挣扎, 岂知越发骚痒狂乱那经年未用的老乳淫穴被云长玩得如痴如醉, 淫水泛滥湿透了那身雍容华贵;又不敢十分浪叫, 恐使黄忠知觉只得抓了一截衣衫塞在嘴里,整个肥躯却更加扭摆如蛇, 越发显得淫靡。 云长见老妇已经发浪,心中大喜,高举宝刀去斩黄夫人!他用力又勐, 连连抽了百余下黄夫人早是烂泥一般,只轻轻哼得。 云长不敢多闹,急急射精完事。 又为夫人穿好衣服,整理云鬓,这才谢了夫人, 偷偷去了。 且说这黄夫人被云长操了一回,淫心不减, 当即去后院找这黄忠。 时黄忠还在亭中酣睡未醒,坦胸露乳,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看官不知,这黄忠自小裸睡惯了,到老亦不能改。 黄夫人见丈夫阳具之大,比云长不差,忍不住淫心大起, 又脱了全身衣裙伸出玉手握住老公大屌揉搓不叠。 黄忠梦里只觉美人投怀送抱,骚痒非常,心中大喜, 急忙屈身相迎;那黄夫人此时正跨坐于黄忠屌上 上下扭动自得其乐。 就见黄忠大屌如铁,饱涨欲射。 夫人甚喜,下得马来,一口叼了老公的大刀, 含在嘴里狂吸狠挤!黄忠梦里只觉美人阴穴如钳 紧紧咬住阳具不放奋力挺送,只听“扑呲”一声, 一泡老精尽入黄夫人樱桃小嘴里。 黄忠此时方醒,见夫人正舔自己阳具, 喜得黄忠大叫: “好夫人!好恩爱!方才不算, 这便再与夫人欢乐一次!”说罢复操黄夫人倍加尽力。 夫人亦喜,两个缠绵一个时辰,绞得死去活来。 终是年老精衰,恋恋不舍的罢了。 夫人劝黄忠降了皇叔,黄忠因得夫人如此器重, 何敢不从速速请降。 黄夫人亦喜,日后可得黄忠、关羽两位虎将侍侯, 实为喜从天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