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着眼随着隐隐的机械声,降到恍若无底的深渊后, 映入眼前的是一扇简洁带有点花边的厚重大门 紫色与玫瑰金交织成的门把却成了妆饰真是可笑, 不计后果的设计。 分成两边各趴跪着6个看不见脸的女人, 相同的发型、差不多的身材颈上的木板以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铁链状连接在一起, 有着毛绒尾巴的肛塞穿着纱不过也不算穿着... 她们的阴道处拉出一条缎带, 沿着缐往上一条条缐连着门上的花样特意做出的倒八字型的扣环们, 动作一致的拉开了门。 走进去就是个大型石造柜台,而在后面的是2个女人在半高不矮的空中荡来荡去表演着。 【还真是个市侩的店阿,你说这里的老板是不是够没情趣的?】 柜台上坐着一个穿黑底绿花边的女人, 身材比门口的女人们还要瘦点平点脸蛋只能说是徐娘半老了, 肌肤保养的不错就是了。 【哈哈,这是生意的基本礼貌吧,把数目先算清楚免得到时还得多花钱去追人呢! 先生之前没见过你, 冒昧了可以请你把手插进右边柱子的洞之后, 贴在萤幕上吗?】 【这是萤幕阿?】 【对阿 毕竟是这边嘛 不要太严肃是对客户的善意】 【那女的是握这东西吗? 你们家老板脑子真的有问题吧...】 【不好意思 蓝老 原来你那么年轻阿把卡给我后就可以进去了 谢谢】 【哎呀 把我叫老了 怎么可以不认得我呢 真是让人伤心 但如果你亲我一下 倒是宽慰些】 【常来不就会认得了, 欢迎光临请您务必玩得尽兴】鞠躬机械化的说着 皮笑肉不笑的女人, 真是一点也不亲切。 由着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穿着清凉的孩子, 领着我绕过柜台后方。 口齿清晰的说着 【请您从朴众里挑一个吧, 开口说您想要什么样的服务就带到您要去的地方】 【你不行吗?】 跪下【您是贵客, 怎能由还不熟练的我若招待不周 坏了兴致,我可赔不起】 单一频率说着话, 这里的管教真是让人绝望 各种肤色男的、女的、十几岁也有, 都扣着项圈可惜的是小孩穿着贞操带 身上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左肩膀上烙着这楼的徽印 【不好意思, 如果懒得看的话这边有签桶,请您抽一支吧】 【你们头上面那两个女的...】 【上面的是楼主的娱乐, 不属于我们】 【那掉下来怎么办?】 【他们...没办法掉下来 只能...待在上面到昏过去或是让他满意】眼睛开始泛起泪 【什么叫...】【啊!!】那孩子倒在地上全身卷起抽蓄着 【不好意思 他累了接下来由我接替他】 看着那孩子快速起身, 向我跟那人鞠了躬走了 【真是抱歉那孩子怠慢您了】 【怎么会呢, 他还很可爱阿我就用抽的吧】 拿起来后, 就发出亮光之后一个女人爬了过来,而他的项圈直到跟我差不多近才没了那红光 那人低着头, 比着请字而我手上的牵绳就带着上楼到电梯前。 真是令人讨厌的严谨 【跪下】女人不急不徐的跪在我面前 【转过去 趴着】卸下项圈上的绳子, 圈在连接阴道的玩具钩子上 【刚刚的话没说完 心里真有东西憋着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吧】??【是】随后趴起来 按下电梯 【哀 让人提起点乐趣行不行】 【好的 主人想喝点轻饮, 还是想边吃点点心? 一路过来要不要先洗着澡换件衣服, 拂去身上的劳累】 【也好 不过我想快点 我饿着呢】甜美的声音听话的女人,就是让人心情好点 开门前, 顺便在阴环上挂上个铃铛 【贵安】四肢被绑在电梯的墙上 穿着残破的妖艳红身上的金色乳环跟阴环说得上精致, 与我隔着一道玻璃墙 【沐部谢谢】 【参】??随着电梯门关上, 那红的四肢逐渐获得更宽的活动局限张扬的舞蹈, 配着环铃清脆而渐层 门再度开启, 又回复到不能跳舞的样子出去的是一个房间。 不过床是泛蓝的水床,墙上镶着各种薰香的器具, 再里面一点是像座小游泳池的淋浴空间 而池子的边边有一个门 啧原来是桑拿。 把牵绳挂上墙 突然有2个短发的小女孩从刚才没注意的门边走出来, 简单好脱不吸水的衣服...还是围裙适合点 笑咪咪的问【这香喜欢吗?】??【恩 说衣服吧 简单点】 熟练的小女生永远一号表情地轻松退下我的衣裤, 连最后一件也没什么改变 池里有张跟这池子一气呵成的长椅 不管躺哪都符合人体工学 两颗海绵球像在玩耍一样在自己的身上绕阿绕 【嘴巴不要忘了】说着 没过几秒就往嘴上亲不是牙膏,是带着薄荷的绿灰草膏, 还有点甜苦甜苦的... 【恩~这可不行喔 要乖乖的再说已经插不进来了】 【是~吗 】边说着往那女孩的身上揉捏一把 【唔! 等! 阿...不可..以】 【哼 这不是就要出来了吗?】??另外的女孩突然舔了一下我耳后, 爬上我的身顺手把我刚才的努力给又赛回去了 【别这样嘛 我们会被骂的 你舍得?】突然向已经挺立后的一下素股 抹下了一道令人清冷后又酸软的透明膏, 趴回去了 【这里的老板真是个混仗东西】 冲着凉不冷的水 起身走向那床坐去还挺坚实的,擦干、吹干后, 拿起牵绳 【谢顾慢走】 说完床墙上两边的装饰变形着, 2个女孩对准身体里东西的凹口拔了出来, 形状上头似乎是有着能伸向子宫里的探针在下方还有着能注入什么液体的管口。 趴在那床上津津地互舔了起来。 出了房门,往中庭的方向走【爬快点吧】 【好的】 走了几步, 突然停下嬉闹的往后拉??【阿...对不起主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爬太慢了】恶意的说着 边往后拉 【我...我会再快一点的请不要生气】边配着速度往后退 【跪起来】为她的乳环上挂上坠饰 【走吧】把玩具踢回去 看着下方, 酒池中央跳着艳舞的男女端盘的小朴侍,供女客人座椅的壮汉, 供成桌子的女人 被肆意玩弄就算脚软也要挺着, 想到就放点助兴的东西进去还有阉伶们配着乐。 木质装潢看起来就格外有味道,也冲淡着许多异味, 大麻、罂粟至迷药、海洛英有专人为你需求而加工。 也当然少不了赌博的刺激,只是这里赌的是自己的时间, 当然也能拿别人的时间来赌只要这里的老板看得上眼, 不然哪来那么多奴隶。 赢的 这里的时间可以用免费的,输的呢, 就得待在这穿上项圈服侍别人,要不就作工。 当然玩家可以跟玩家,只要戴身上的那装饰里的数字是正的就行了。 一旦变成负的,人就会被拖到一间通讯设备应有尽有的房间去, 运气好还能跟电话里的人讨价还价只是那声音不要用那讨人厌的尖锐假声, 就更让人有亲切感一点。 【你也渴了吧,带我喝点好喝的吧】 【吧台位子呢 还是坐沙发?】??【我喜欢看人跳舞, 不要太吵】 【下面的厢区好吗?】 哔__ 50个小时去了??【渴了 我想吃点凉凉的能填饱的肚子的东西】按着边边的纽说着 【你就上来坐我旁边吧】 【不行呐, 我只能在窗上或外面】 【在窗上吧,再帮我叫一杯威士忌】 推车进来, 老套的女人当餐盘上面摆着冰块做的一些小盘子, 装着生海鲜 白色的肤色点着橘色的鲑鱼卵和嫣红的虾卵。 【转过去,趴下】手上拿着酒,往点滴里头到, 把管上的嘴塞进肛门里 【谢谢 主人】 坐下 两个穿着隐现的年轻女孩靠了上来【来~喝一口】 【这是什么】【胡椒、巧克力、加一点香柚酒的乌龙】 边吃着边摸着富有弹性的柔软身体 沾了一点大麻涂在阴蒂上、阴道里再放进她们的嘴里 , 顺着插进了淡色的肛门搅动着从容喘息,娇吟、还不会喂错地方, 真是地狱呢 【好了接下来我就自己来吧】 【是】异口同声的说, 把她们的手往后靠起来冰冰的石地板上 , 一人一边坐在我的脚旁。 沾酱盘的手把地方插进女餐盘的阴道 支撑着, 悬吊在上方的低温蜡烛随着用餐时间一点一滴的滴在餐盘的胸部上, 不同渐层色干了又滴、滴了又干,堆叠成某种不屑一看的花样 【我 不喜欢吃生蚝】往餐盘的肚子施点力, 酱油盘被挤了出来也须经过设计,酱油一滴没洒, 沾点芥茉往里头塞餐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竟然敢抽一口气阿, 弄了辣椒酱在她的嘴里瞬间红肿了呢 【渴了吧, 喝一点茶吧】冒着烟的茶往嘴上冲,皱起眉, 脖子、脸慢慢扭动的想转过去 【舔】抖了抖右脚 顺便在阴茎抹上一点大麻【从肚子开始】 倒了一杯酒 再往餐盘的嘴上冲。 用力捏着餐盘的鼻子,一杯杯下了迷药的鸡尾酒往嘴里灌 , 直到从一开始的不敢挣扎变成奋力抵抗,再变成无力的扭动。 捏揉着凝脂有弹性的肉球,把上头啃得红肿, 摸着肚子给她虚伪的安抚 【上去】抖了抖左脚 顺便在她的阴户上涂上辣椒油。 非常习惯的在不妨碍到我的情况下,一起整理餐桌, 把餐盘上多馀的腊给啃掉 下体靠在餐盘上的腿上厮磨, 想把灼热感舒缓一下却只是让范围扩更大而已 【实在有点无聊】把舔到囊蛋的那颗头, 握着项圈提起对准自己的半挺往下压,他妈的什么药阿 把那还在磨的白痴翻过来, 屁股压在餐盘的肚子上一下下往那通红拍下去 另一只手带着口水的黏液, 用力搓揉餐盘的下体插进刚好能容纳一根手指的尿道里, 进进出出也许辣椒可能还残留吧,抖动更厉害了些。 突然把3根手指塞进白痴的阴道里, 换来一声稀松平常的叫声快速抖动抠挖,只是一阵阵令人提不起劲的淫叫声 另一只手, 替换着进出尿道瞬间3根手指在一起把刚刚的生蚝往更里头塞。 快速抽出在白痴阴道里的手,往项圈提起来, 同时把另一只手也抽起来重量直往餐盘的肚子压 那只生蚝就这样顺着阴道粘液的, 被吐了出来。 【也太近了点吧】提起那白痴【你有没有好好给我努力阿】往脸上煽一巴掌, 丢在地板上 【还是你的阴道太松跨了!】说完整只手插进那餐盘的肛门里 接着是一声惊吓的惨叫心情真不错 【你做得很好】拗下已经挺立的右乳, 左手2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把她提起来 晃阿晃, 突然放手但是还掐着乳头,就这样往下跌了, 惨叫后的闷吭声真是悦耳 走向窗边, 拔出塞嘴随着残残留出的酒,插进女狗的肛门里, 一下一下 由拔出还会流出的样子,到不在滴出来。 紧紧的口后却空虚空虚的,果然不应该这样玩 抱起来, 拔出酒就乱洒在地上,餐桌上 【手酸了】突然放手, 任由她跌在地上 在脖子挂上牵绳饶过女狗的阴蒂, 调至刚好能磨到又不紧的绳长 【主人 接下来我们去哪玩?】微醺微醺的红脸 娇声问着 拿着玩具尾巴沾一点芥末,恩, 单一色果然太单调了插进,装好尾巴,用力打了一边屁股, 印出红红的手印 【啊! 谢谢主人汪汪~】 【乖 我们去逛逛街吧】施点力, 把牵绳提起左右摇 【请您慢走】在地上趴好的3个母的, 整齐的说。 进了电梯,刚才没看清楚,玻璃门那有的手能伸进去的动, 这次是鹅黄的衣服阿 把手伸进去那抹黄, 不会开始跳艳舞反而靠着你的手来磨蹭自己, 用来自慰 只是我刚刚的手上还特地擦了一点辣椒, 想说跟那狗一起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