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屠牛酒馆即使黑暗笼罩了全世界, 人类依然会在任何昏暗的灯火下用疯狂与堕落撑起摇摇欲坠的虚幻希望。 屠牛旅馆就是这样一处精神庇护所。 恶魔与天使的战斗让世界摇摇欲坠,各处魔怪纷纷占据地表。 屠牛旅馆在新崔斯特姆的夜晚中,用烛光照亮着这片黑暗的大地, 安慰着每个冒险者的灵魂。 据说每一个传奇人物都曾再此盘桓。 在这座灯光明亮的建筑中,有粗豪的农夫勐灌麦酒, 也有戴着兜帽的高挑女士啜饮朗姆形形色色, 高低贵贱每个人都能在旅馆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而最引人注目的往往是那些粗豪的佣兵他们肆无忌惮地豪饮下一杯杯劣质的麦酒, 与每一个同样举着酒杯的人吹嘘着自己似真似假的故事 放肆地调戏着每一个路过的姑娘当然,姑娘在这里可是稀罕的生物。 不过,今天两位特殊的客人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 两个女孩不,不是一般的女孩,是两个即使放在最阴暗的地穴里依然会熠熠生辉的绝色佳人占据了酒馆的一角, 静静地喝着麦酒。 其中一位长着带有浓浓东方色彩的娇俏可人面孔, 栗色的短发一身猎装打扮,修长结实的双腿充满着青春的诱人魅力。 另一位更加光芒四射,不是比喻,所有人都确定那不仅仅是比喻, 他们似乎看到了她身上浓郁成实质的神圣力量 纯粹而具有压迫感。 每一个雄性生物都向她们投以可以将人生吞活剥的眼神, 毫不遮掩的欲望四处蔓延却没有人敢再上去搭讪, 因为已经有好几批勇敢者被轻而易举的丢出了酒馆大门 而从门外传来的持续的哀嚎说明两位女士显然没有准备轻易放过他们。 “梅拉迪斯姐姐,有时候我想,我们的战斗有什么意义呢这些肮脏的人, 他们已经失去了信仰尊严、优雅、宽恕的美德早已在劫难中荡然无存, 他们这样的生物与那些盘桓的魔怪又有什么区别呢”“莉亚……我们的生活本来就没有意义吧我们并没有为了这些人而战斗过, 我们只是在为了自己的信念……或者说只是单纯的想要去杀光那些丑陋的怪物而已。” “信念……姐姐,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想开一家自己的小酒馆。 呃,如果到时候你想找个活儿干,我会考虑你的。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像这样的一家小酒馆吗算啦我们喝酒吧, 谁都知道我们背负着黑暗而来终将回到黑暗中去呢……”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休息一下, 圣骑士梅拉迪斯与游侠或者说是未来的女学者莉亚小姐接受委托调查陨星的下落, 却发现修道院下的黑暗力量正在快速滋长经历一番辛苦的战斗, 奈非天的强大力量对黑暗生物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两人击败了新崔斯特姆的阴影——骷髅王李奥贝纳 找到了陨星的缐索。 尽管作为大陆上最强大的骑士,梅拉迪斯仍然是个女孩, 对这种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战斗感到非常厌倦 而莉亚更是小女孩的天性在昏暗的地穴里战斗时也许不觉得, 结束战斗后就迫不及待需要放松一下。 可是还有奈非天力量解决不了的问题,好不容易有坐下喝酒的机会, 被周围这群肮脏恶心的雄性生物一刻不停地视奸着 任谁也愉悦不起来。 “这些混蛋……真想净化他们……”“算了我们马上就离开了,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他们很多人一直在往酒馆的小隔间里跑然后好一会才回来到底做什么去了”莉亚好奇地问道。 没想到打败骷髅王都没有变过脸色的梅拉迪斯听到她的话后脸色憋得通红, 以她奈非天的感应早已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断断续续的呻吟和时不时的低吼声让她困扰很久了。 “莉亚……真希望不会打破你开酒馆的美梦……不过好像每个酒馆都有个这种隔间呢……”“啊那是什么呀, 我要去看看!”莉亚说着就冲了过去毕竟好奇心是美少女学者不可缺少的美德啊, 梅拉迪斯暗笑着准备看她的好戏。 小小的酒馆显然不会有太过繁复的装修, 所谓隔间不过就是用一个布帘隔了个小门 莉亚一把掀开帘子里面居然是通向地下室,别有洞天。 不过这个帘子似乎是加持了简单的隔声魔法, 掀开帘子后传出一阵让她脸红心跳的奇怪声音。 “确定要去见识见识吗”梅拉迪斯坏笑道“恩……好奇心……可是美德呀!”顺着台阶下去, 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响走下台阶莉亚惊呆了,这个地下室相比小小的酒馆可以说是巨大了, 被隔成十一二个单独的房间有些房间上还装了铁栅栏。 几乎每一个小房间里,都有一对男女在激烈地战斗着, 男人无非都是在上面喝过了酒的野兽而女人就千奇百怪了, 有徐娘半老涂着厚厚脂粉一看就是从事某些奇怪职业的;有年幼瘦弱的小姑娘, 显然是受到了强迫的;甚至还有一只被铁链捆的死死的魅魔 两个壮汉正分开她的双腿把奇怪的东西塞到她两腿之间。 不过这些女人中最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地下室正对着入口的一间房, 没有帘子也没有铁栅栏四条手腕粗的铁链悬空垂下来, 末端吊挂着一个奇怪的女体。 那是一截雪白的躯干。 她肘膝上装着铁制的护肢,护肢似乎是在伤口未癒之时就套在肢端, 等伤口长好护肢内部的突起与肉体连为一体, 几乎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护肢底部铸着圆形的铁钩,可以很方便的钩连起来, 用以固定身体.失去了一半肢体后那具肉体看上去格外轻盈, 仿佛飘浮在暗而湿重的空气中随着气流的变化轻轻摇动。 但感官上,这个动人的肉体又与轻盈搭不上边, 这是一具相当丰盈的肉体白腻的嫩肉似乎能透出羊脂来, 屁股肥大而圆润更让人唿吸加速的是那一对豪乳, 像两个小号的西瓜一样饱满。 肚子可疑地凸起着,似乎是怀了几个月的身孕, 又似乎是被灌进去太多东西。 这是一具每一处都美妙绝伦,又洋溢着廉价的性感肉欲的女体。 此时,阴森的肘膝铁肢就钩在一起,使她身体弯成圆形。 冰凉的铁链与护肢相连,摇动声发出吱哑吱哑的磨擦声。 栗色的秀发缠在铁链上,苍白的脸容扬起。 仔细看她的容颜,有种说不清的韵味,像是清丽动人又知性优雅的底胚, 涂抹上洋溢着淫荡的光彩。 她腰肢弯成弓形,两只乳房垂在胸前,其中一只乳房上刺了一朵漆黑的魔莲花, 另一只乳房上用血红的颜料刺上了“母猪”的字样。 似乎是为防止她咬舌自尽,口中还塞入一只铁撑, 使她牙关无法合拢。 一个壮硕的大汉正粗暴地奸淫着她,仔细看去, 他粗大的肉棒进进出出居然是在肛奸,而手上当然也不会闲着, 一只手粗鲁地揉捏着那丰满的乳房一只手则整个深入了女人的阴道。 女人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不过这也刺激了正在奸淫的大汉, 他浑身一阵抽搐迅速拔出了凶器,将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女人的脸上。 “混蛋,每次都要老子来收拾!不能直接灌在她的骚逼里吗”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老头子走了出来, 另人吃惊的是他居然举手施放了一道清洁术, 将女体恢复至干净诱人的状态。 “为了让你个臭婊子能一直接客人,真是辛苦老子了”似乎是为了解气, 他拿起旁边的皮鞭狠狠地抽在了女人娇嫩的花芯上 抽得女体一阵颤抖。 “里尔德,真不知道你们老大怎么想的, 把这么一个大美人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送来卖 每次只要一个铜币还专门派你这个牧师来守着她, 这是什么亏本的买卖!”旁边排着队的人群里有人嚷嚷着。 “嘿嘿你们这些低贱的文盲,没看见旁边这块牌子啊, 这里写的很清楚这可不是随便什么臭婊子, 这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北地珍珠——冰雪魔法师安德丽雅 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吗”“胡说八道 安德丽雅我们虽然没有见过但冰雪女神的大名我们难道没听过吗八阶魔法师, 北地的珍珠据说那一双修长的美腿让无数贵族疯狂痴迷, 安德丽雅可是个身材苗条的大美人这个肥得像母猪一样的婊子怎么可能是那个冰雪女神!] ”“呜呜呜”听到熟悉的名字, 那赤裸又淫贱的女体似乎清醒了一些她拼命的挣扎起来, 但是去了四肢的她只是徒劳的牵扯着铁链哗哗作响 又让暴躁的看守者愤怒起来狠狠地挥起皮鞭抽了过去。 啪啪作响地在女体身上留下深红的鞭痕, 看守者意犹未尽毕竟这些暴虐的拷打对他们来说早已丧失了乐趣, 他看了看围观的几个大汉 嘿嘿笑道: “就让你们开开眼界!”说罢, 他一手按住女体的臀部一手扯动她残缺的右腿, 狠狠一扭只听咔嚓一声,骨骼脱节的脆响传来, 让人心惊胆寒那可能是安德丽雅的赤裸女体疯狂的扭动起来, 娇躯上渗透出细密的汗珠惨嚎声闷闷地传入每个人心里。 “好戏才刚开始呢臭婊子,别装了,又不是第一次玩。” 看守者将残缺的腿部顺时针一扭,又拽着金属勾,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释中将一节晶莹雪白的大腿骨抽了出来。 “我操……这是……这是……”围观的众人都惊呆了。 “放心,这样玩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给她做母狗改造的时候留下的特殊玩法。 你们看,连血都没有,这根腿骨就是她专用的玩具, 只不过有些疼而已上面的筋键早就被切断了。 看着吧,刺激的还在后面!”说罢,看守者抽出长长的一节腿骨, 向安德丽雅凄惨大张的小穴插进去粗大的骨关节撑开娇嫩的肉穴, 深入大约一掌深度时看守故意将它旋转起来, 那关节摩擦着女体的最性感处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看啊,她居然发骚了!被自己的腿骨操得发骚了!”围观人起哄起来。 看守更加带劲,狠狠地将大腿骨深插进去。 “天啊,这样子宫都要被顶穿吧!”“嘿嘿, 还他妈的装清高老子今天就顶穿你的子宫,让你连肉玩具都做不成!”正在众人兴奋至极时, 一根利箭破空而来将看守的手掌射穿,他惨嚎着要使用魔法反击时, 被从天而降的一道审判之光击中顿时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你们这些无耻的人渣!”莉亚愤怒之极, 挥舞着弓将那些兽性大发的大汉一一击倒在地。 “那个……莉亚,我们确定要管这些闲事吗”“闲事姐姐你看到他们做的什么事了吗这样的人类与恶魔有什么两样呢”“可是这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啊, 我跟你说过吧每个酒馆里,都有这样一个密窖, 当然……这一个特别夸张了一点……不过人性本身就有黑暗的成分在 需要有宣泄的机会像这样的渣滓,被淫欲控制根本毫不为奇。” 梅拉迪斯嘴上说着智者的话,虽然奈非天的力量强大无比, 但是她毕竟也是一位纯洁的女士所以被地下室这过于淫靡的氛围弄得有点懵, 也找不到不去救援的理由。 “不过……奈非天的直觉来说……我感觉这个救援会给我们相当大的麻烦, 所以我才会抗拒啊……”“可是有些事, 不能因为怕麻烦就不去做对吗姐姐。” 面对少女执着的闪着光芒的眼神, 梅拉迪斯妥协了: “好吧好吧, 地下室里的这些渣滓们我现在心情有点糟糕, 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全部消失。” 顺手一到审判之光噼过去, 打倒了明显是被强迫的少女的奸淫者: “你们, 都给我磙。” “现在……”莉亚跨前一步,踏在那只被箭射穿的手掌上, 确保看守者被剧痛弄醒: “你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待一位女士了。” 。